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您的位置: 主页 > 改革进展 > 宝姐的外号更是有点莫名其妙其人瘦得曾亲口告诉大家
宝姐的外号更是有点莫名其妙其人瘦得曾亲口告诉大家 2017-09-20 16:29
 
  林妹并不姓林,也并不象《红楼梦》中的颦儿那般多愁善感,尤其是那双被大家笑称“一线天”的眼睛与黛玉的含情眼更是扯不上一丁点的关系。上初中时有被狂风吹得连人带书包和伞一起跌倒在路边的水池里的记录,生性敏感多愁,言语刻薄尖锐且有些许的清高、目下无尘。
  
  宝姐在半个学期过去后,还只认识自己前、后、左面的同学,因为她的右边是一堵墙,每次进教室都是悄悄的从后门贴着墙“飘”进来。而林妹呢?她总是将她的周围制造的笑声不断、热闹非凡。到了下学期,班上调整座位的时候,宝姐与林妹鬼使神差的坐到了一起,而班上的帅哥陈默也凑巧排到了他们身后。自习课的时候,林妹喜欢扭回头和陈默嘻笑打闹,而宝姐在受过陈默一次奚落之后,便再也不肯加入他们的话题,只是固执的向陈默借来他们家线装版的《红楼梦》一遍又一遍的看,每次都惹得陈默打趣她们俩说,她们应该将彼此的绰号换过来,而宝姐每次给他的回应都是一个白眼。
  
  林妹宠爱宝姐,每次陈默拿宝姐的清高开炮时,林妹总是挺身而出,伶牙俐齿的将陈默还击的哑口无言,末了愣愣的说:“我怕了你们两个,行了吧?”每到这时,林妹总是英雄气概十足,神情骄傲得犹如一只孔雀。而宝姐呢?不可置否地看着他们拿自己作幌子,心情好时,也向陈默扔过一句:“我就清高,怎么着?”
  
  第二学期的时候,宝姐好象一株突然苏醒过来了的植物,一夜之间舒展开了她的枝枝桠桠。她的散文成了语文老师的范本,她的歌喉与接触新歌的速度使她突然成了班上的流行先锋,就连她不拘一格的穿着风格也使得“波希米亚”这个词突然风靡校园。只是她依旧清高且尖锐着,身边的朋友还是只有林妹她们几个。林妹却呼应似的不再在班上大呼小叫了,她成了真正的淑女,不再同周围的同学嘻笑打闹,也不再喜神于色,但与陈默的眉来眼去的空中情网将宝姐的心粘得发紧继而发苦。
  
  班上的人开始拿他们三个打趣,甚至有好事者热心的帮陈默将林妹与宝姐排起序来。每次宝姐经过陈默的身边时,总有一群起哄者将他们团团堵住,然后逼着陈默叫:“二妹妹”才肯放过,而陈默总是特别配合的嘻皮笑脸着走上前来,低下头在宝姐的前面站定,然后轻轻的叫一声:“妹妹”。那一刻,宝姐有些许的恍惚,感觉有远古的呼唤穿越《红楼梦》呼啸而来,而眼前这个男子,真的是鬓若刀裁,眉如墨画。
  
  文理分科突然提前,将宝姐打了个措手不及,仓促间和林妹他们约定:文科见。可是到了新分的班上之后,宝姐才发现,三人的约定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光杆司令,林妹与陈默都选择了理科,且留在了同一个班。从此,宝姐愈发的另类,文笔犀利得连老师都在背后暗自议论,言语更加的少了,初夏敢穿着绿色的中长风衣和白色的棉布长裙在校园里招摇而过,任背后丢下一地的眼珠子和唾沫。
  
  陈默却在这个时候来到宝姐的教室外要求交换相互彼此的课桌钥匙,此后的每天,宝姐在打开课桌时都能看到一个苹果或者一个桔子静静的躺在里面。宝姐猜不透陈默的心思,只得偶尔也买些东西却是公开的送给他,并称他为“哥哥”。陈默会在每个月末回家前的那个早上来到宝姐的教室外问她要回家的车费,日子似乎就这样沉沦下来了,而林妹,好象已经淡出他们的生活之外。
  
  高考前的日子总是忙碌而又紧张的,忙碌得忘了自己身处何处,紧张得梦里都在背英语单词。而一旦高考之后,宝姐就将所有人的联系方式全遗忘了,包括林妹与陈默,好象他们俩从未出现在她的生活之中过,所有的痕迹都只是一场梦的遗留。
  
  在大学校园里,宝姐还是独来独往,不肯与别人多做一点的交流。如果不是那天去洗手,如果不是宝姐那多余的一瞥,也许宝姐就真的以为自己将一些东西彻底遗忘了。有时真的是要信命的,呵呵。洗完手的那一刻,宝姐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相邻水龙头下的一双手,白净、肉乎乎的,无名指上戴着一只红色的仿玉指环,只那一瞥宝姐就认定那应该是林妹的手,尽管多了一只指环,于是宝姐抬起头认真的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人,呵呵,眯眯的眼,不是她还能有谁呢?从喉咙里挤出一句:“林妹!”然后不顾旁人异样的眼光,一把将林妹抱住,泪水就没遮没拦的下来了。
  
  再见时的林妹恢复了以前的叽叽喳喳,仿佛是不经意的举起左手,然后讪笑着告诉宝姐,她与陈默在理科班时就谈上了,只是同学们喜欢拿陈默与宝姐玩笑,而她自己也不愿意加以说明罢了。原来所有的传闻都是真的,一时间,宝姐的心里突然一阵慌乱,好象就在一刹那间她明白了《红楼梦》中的林妹妹为什么在知道了宝玉要与宝钗成亲时的冷静,原来心疼到极点就不疼了。由主角突然到观众的距离原来只是一步之遥,本以为是自己的故事,搞了半天,却连配角也不是,只是观众。
  
她老爹的回答同样是爱妈妈要多一 我们都会在不经意间丢掉很多人 麦兜喜欢到处游荡喜欢哼哼唧唧的 国庆时带着孩子去参加了他们的毕 感冒与委屈刺激得眼里老是想流泪 自己也只能按捺住猴市上蹿下跳的 小熊的一家的过家家游戏圆满结束 村上春树的经典名句就这样被她给 商微在厨房里炒菜正炒到一半时 因此在什么情人节与圣诞节时都会 但只要是快乐的就如潺潺细流 我只能和先生在方便的时候尽量陪 可能神经衰弱又要犯了头疼得要裂  “《岳阳楼记》”浅草赶紧回答 自认为应该还算是个浪漫的人却不 看着先生背着大大的出差背包打开 我想我还是落伍了或者是与现实脱 想着先生的谆谆教诲有点无颜再见 与女儿一人撑一把小伞走在她上学 说久其实也不久去年的这个时候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