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您的位置: 主页 > 信息门户 > 说久其实也不久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回去呆了几天
说久其实也不久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回去呆了几天 2017-09-20 16:26
 
  这几天睡觉都是一合眼便是噩梦连连,中午午觉时却梦到久不曾回去的那个小县城。和几位高中同学在分别时的那顿晚饭桌上聊起下次的归期,沉默了半天回答竟然是“无法确定”。
  
  自从将父母接到身边,没有特别的理由真的是很难再回去了。虽然印象之中,家乡并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烙印,甚至曾一度有些些的讨厌,讨厌它的混乱与黑暗,讨厌它的野蛮与小气,但那终究是自己的一方故土。而故土自古便是难离的。思乡的乡愁其实就是一枚种子,哪怕你将它抛弃在一个任尘埃覆盖了一层又一层的角落,只要有一天,你不经意的让它沾上了一丁点的雨露,它也会萌芽、继而疯长成一棵大树,在你的心里舒展它的枝枝桠桠,将你的心撑得容不下其他的任何东西,那一刻,你就会疯狂的怀念自己在那里所经历过的一切,你会有不顾一切的想回到它身边的冲动。
  说久其实也不久,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回去呆了几天
  距离汶川地震已经有三个月了,现在电视里铺天盖地的全是奥运直播,鲜有那里的报导。我不知道那里的人们现在过得如何,也不知道经历过那一切而依然能生存下来的人是不是也会和我一样,在某个下午,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会突然想起那个生自己养自己的地方,想起那曾经的深寺桃花、竹林清香、马帮铃声、雪山炊烟如今却成了生离死别、咫尺千里的险阻,想起那曾经称作为自己故乡而如今也许再也难寻的那石那树。。。。。。都市的繁华能抚平他们心头的创伤吗?新房的明丽能抹去他们记忆的阴霾吗?
  
  也许这真的是一代人的乡愁,一代人的
 
  不知怎么回事,在奥运会之前每每看到电视中打出的“奥运来了”的口号,却总有一种“狼来了”的感觉,奇怪而又微妙。 
 
昨天下班时紧赶慢赶着从公司回来,正好看到中国男篮与西班牙的加时赛,脑海里还在翻腾着在网上与同学们的赌注,没顾得上换鞋,就那样站在客厅里盯着电视,先生坐在一旁好笑的看着我。但是看着步履维艰的男篮运动员们,我一点也笑不起来。是的,所有的人都没看好过他们会赢西班牙,但我一直都相信他们会有机会,所以在公司里从文字直播中看到中国队赢了上半场之后,我心里的信心就象一张被风吹得鼓鼓的帆,我是那么迫切的想得到这一份也许是别人的惊喜。虽然,现实证实了我的信心有些些盲目,但我依然是信心十足的等待着下一个。 
 
先生还是好笑的看着嘴里不停嘟哝的我从客厅走到厨房,又从厨房走进客厅。呵呵,他该是在欣赏他的杰作吧。确实,没跟他谈恋爱的时候,我简直就是个体育盲,我讨厌一切与体育有关的东西,哪怕是跳水与体操,我也一概不看。结婚后,我抢遥控器抢不过他,只得做个听话的孩子,乖乖的坐在他身边,等着他能自觉的将频道在比赛休息时间给我换回我的文艺节目,时间长了,便觉得枯燥的等待对自己而言太亏,于是主动向先生请教一些相关的赛事知识,比如“盖帽”、比如“打手犯规”、比如“抢篮板”。。。。。。甚至也跟着他看被咒得不堪入耳的男足,印象中对比赛中踢完全场的李铁、孙继海佩服得不行,因为我自己是八百米都跑不了的。成者王侯,败者寇,荣誉与荣誉背面之间的残忍,是无法丈量的。我不知道该怎样去评论男足才算恰当,但我想,总是摔跤的人应该要反省,而且应该要在每次的摔打、反省中慢慢成长起来,让大家看到你的进步、看到你的成熟。 
 
晚上看男子69公斤的举重,先生一直咧着个大嘴,因为他看到咱们中国队的选手每次在报重量级别时,都是远远超出别的国家,因此他在看着别国选手进行艰难的循序渐进的挑战时,他觉得挺得意。但我每次都不忍心看过程,我不敢面对那些在近镜头下表情无比清晰的运动员的脸。一直都认为,举重与拳击是两项很残酷的竞技活动,一个代表着承受与忍耐,而另一个则完全是暴力与血腥的代言。韩国选手李培勇应该是昨晚最让人感动的一个人,也许从他身上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韩国可以发展得如此神速的原因了。也许“不放弃”只是我们一直都在喊的口号,但真正在做的人,却在另一边。 
 
今天下午在网上看到一遍关于伊拉克运动员的博客,看完后百感交集,我不想去说什么奥林匹克精神,也不想看到“布什”这两个我所不齿的字,我相信凡事都有因果报应,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我更多的是看到很多的人在留言中写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去赞助这些连运动服都没有的参赛选手?为什么我们不能为那位女选手提供一双合适的运动鞋?甚至有人说,真想给他们自己所能给的一切。的确,当你站在高处看时,也许你向下的目光里会有怜悯与悲情,但我却从他们那坚毅与悲壮的眼神中看到,也许他们要的,我们并不具备,一个民族的精神与气节,不是我们的几套运动服就能掩盖得了的。我祝福并期待着伊拉克能早日崛起。祭日,一代的哀伤。。。。。。
  
  
小熊的一家的过家家游戏圆满结束 我们都会在不经意间丢掉很多人 村上春树的经典名句就这样被她给 可能神经衰弱又要犯了头疼得要裂 她老爹的回答同样是爱妈妈要多一 国庆时带着孩子去参加了他们的毕 感冒与委屈刺激得眼里老是想流泪 我只能和先生在方便的时候尽量陪  “《岳阳楼记》”浅草赶紧回答 与女儿一人撑一把小伞走在她上学 因此在什么情人节与圣诞节时都会 自认为应该还算是个浪漫的人却不 自己也只能按捺住猴市上蹿下跳的 但只要是快乐的就如潺潺细流 商微在厨房里炒菜正炒到一半时 看着先生背着大大的出差背包打开 说久其实也不久去年的这个时候还 我想我还是落伍了或者是与现实脱 麦兜喜欢到处游荡喜欢哼哼唧唧的 想着先生的谆谆教诲有点无颜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