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您的位置: 主页 > 招生就业 > 商微在厨房里炒菜正炒到一半时
商微在厨房里炒菜正炒到一半时 2017-09-20 16:29
 
  女儿举着欢唱不停的手机推开了厨房的门,商微歪过头看了一下来电,却是一个并不熟识的号码,于是继续左右开弓的抡着她的铲子,但铃声固执的响着,大有不接便不挂的趋势。无可奈何的关掉火,将手胡乱的在围裙上擦了擦,便按下了接听键,有嘈杂的喧闹扑面而来,中间夹杂着一个男人的声音,欢快却怯怯的没有底气,先在电话的那头强作镇定的“喂,喂”了两句之后,才说:“我现在火车站。”辨认出是宫羽的声音后,商微没有来由的突然感觉怒火直冲脑门,但仍不可置否的回答了一句:“噢。”那边还在喋喋的说着:“我现在火车站。你看。。。。。。”还没等他说完,商微便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我不会见你。”宫羽还在做着努力:“你看明天是不是抽空在哪里见个面?”但他看不到突然变得冷若冰霜的商微的脸,如果能看到,那应该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决绝与不耐烦。这个可怜的男子到底是不明白商微的,他花了十年的时间也没明白商微是最讨厌受挟持的。他以为两天前通知了商微就可以如愿见到她,却没有将商微当时的拒绝放在了心里。
  
  所有见过商微的人都不认为她是个绝情的女子,虽然谈不上漂亮,但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使她有着一种另类的韵味,就象一句广告词中所说:简约而不简单,颇有点耐人寻味。也许当初宫羽也就是因为这一点而对商微一见倾心的吧。
  
  那时的商微真的象一朵桅子花,穿着白色运动服在公交车上随车晃来晃去,脑海里不停的想着该如何处置手里这一袋原本应送给哥哥却因哥哥突然回家而此刻显得那么多余的粽子,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宫羽说话的声音,久违的乡音那一刻在商微的耳朵里显得是那么的亲切,随之一个念头是那么迫不及待的跳进她的脑袋,于是,在下车的时候,商微突然做了一件至今都令自己无法原谅的举措,当她将那一袋棕子交到宫羽手上时,她的眼神清澈得如同能一望到底的小溪,好象宫羽并不是她随手在大街上抓住的帮她处理掉麻烦的人,而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家的哥哥。因此,当宫羽向她打听学校的联系方式时,她毫不犹豫的在他的手心写下了她的宿舍电话,然后一身轻松的蹦跳着走过马路。甚至没有礼尚往来的问问宫羽的身份或者其他什么的。
  
  一周之后的周末,宫羽打来了电话,自报家门后,商微还在莫名其妙的说:“我不认识你,你找错人了。”说完便挂了电话继续睡觉,铃声再次响起时,第一句话变成了:“端午节的粽子。”这时,商微才想起那袋多余的粽子,于是缓和了口气问他什么事,却是特意请她去他们学校吃饭的邀请,理由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另外附上一句:“老乡联会里的女生说了,你不来,大家今晚都不吃饭,就等着你过来开餐。”没有细想什么时候将他们学校老乡联会里的女生扯上了,唯恐真的因为自己而让一帮如花似玉的曼妙人儿饿成黄花,于是意兴阑珊的按指示坐了一个多钟头的车辗转到了他们学校。索然无味的应付着用完晚饭便立刻要求回学校,全然不顾女生们谔然的表情,在得知只能三分钟内可能还能赶上最后一班车的忠告后,以高考体育中都没有出现过的冲刺跑到校门口,却发现那班车却已摇摇晃晃的驶出了差不多一百米远,按下快要跳出胸口的心脏,振臂狂呼且脚不沾地的腾云驾雾了几十秒后,终于坐进了车里,狠喘了几口气后,回头才发现,宫羽什么时候也跟上了车,就坐在后面一个位上高深莫测的看着她傻笑。却是一路无言。
  
  此后,宫羽便频繁的出现在商微的学校,并以惊人的速度和商微的舍友结成了同盟。宫羽的心里眼底全是掩饰不住的爱怜,泛滥得连宿舍里最古板的大姐也忍不住规劝商微,别太孤傲了。然而,商微的眼睛还是不肯在他的身上做过多的停留的。她的心早飞到一个众所周知的地方去了,那里有她的地球,而她注定是只做他的月亮的,她摆脱不了他的地心引力。宫羽,应该只是不经意路过她的一颗行星吧。然而,宫羽是不理会这些的,他只想着:真诚所至,金石为开。却不明白,商微并不是他的金石。
  
  宫羽执着的收藏着商微帮他誊抄的毕业论文,自己再写一份交给导师;傻傻的信奉一副扑克牌里所昭示的命运,只因一次即兴的好玩说中了他的心事;甚至莫名其妙的对着滔滔江水大声吟唱:“滚滚长江东逝水。。。。”每次的游玩商微都是淡淡的跟在他的身后,表情与同行的姐妹并没有两异,而宫羽对她的淡然也都习惯的熟视无睹。直到宫羽毕业的前一个晚上,从下午开始,宫羽就不停的给商微打电话,请求她一起参加他的毕业篝火晚会,而商微委婉的拒绝了。晚上九点左右,宫羽的同学打来电话说宫羽喝醉了,一个劲儿的在哭喊着商微的名字,他们想请商微过来帮他们使宫羽平静下来,商微还是拒绝了,只是建议他们让他早点回去休息,喝多了于身体无益,然后便挂了电话。半个小时后,电话再次打来,却是一群女生的声音,还是请商微过去,在听到商微冷静的回绝后,突然一个女生哭喊着说:“你怎么这么冷血?宫羽有什么地方不好?你不来你会后悔一辈子!”字字如带血的控诉,将商微的心戳了透心亮。那一刻,商微的心是六月里下雪般的瓦凉,是的,他没有什么地方不好,也没有什么地方做错。但是拒绝一个人也没有错呵,她凭什么要受到她们的质问?她又凭什么要承受她们的指责?被人莫名其妙的定位自己的身份是难以忍受的反感与郁闷,而商微只是选择了沉默。
  
  多年后,她会在回忆起这段莫名的感情时嘴角带笑,却始终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与女儿一人撑一把小伞走在她上学 我想我还是落伍了或者是与现实脱 因此在什么情人节与圣诞节时都会 我们都会在不经意间丢掉很多人 说久其实也不久去年的这个时候还 她老爹的回答同样是爱妈妈要多一 国庆时带着孩子去参加了他们的毕 麦兜喜欢到处游荡喜欢哼哼唧唧的 自认为应该还算是个浪漫的人却不 感冒与委屈刺激得眼里老是想流泪 看着先生背着大大的出差背包打开 但只要是快乐的就如潺潺细流 商微在厨房里炒菜正炒到一半时 小熊的一家的过家家游戏圆满结束 自己也只能按捺住猴市上蹿下跳的 村上春树的经典名句就这样被她给 想着先生的谆谆教诲有点无颜再见 可能神经衰弱又要犯了头疼得要裂 我只能和先生在方便的时候尽量陪  “《岳阳楼记》”浅草赶紧回答